安山研報

淺談美國《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的影響

    |     227    |     作者:安山集團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在2020年12月16日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The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規定在美國上市的企業必須嚴格遵守美國的審計標凖。該規定確保在美國交易所上市和交易的所有外國公司,必須符合與美國公司相同的獨立審計要求。該法案實施後,如果在美國的上市企業不能連續三年滿足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 (PCAOB) 的審查要求,這些在美上市的非美國公司的證券將會被禁止在美國交易交易,並責令其從美國證券市場退市。

 

法案的前身可追溯到2002年的《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 。因安然 (Enron) 和世界通信 (WorldCom) 破產事件後,美國政府全面改革了上市公司審計的監管並設立了PCAOB,要求監督委員會定期審查公司的賬目。這個要求同時適用於在美國上市的海外企業。到現在為止,已經超過50個國家與美國簽署協議並允許PCAOB的審查。但中國在過去十多年一直拒絕簽署相關協議,以遵守這些審查規則。而中美兩國的監管機構過去在這事情上已經進行了多次談判,但中方一直以保密法為由,拒絕簽署該協議。

 

特朗普上臺後,因其本身的政治利益關係,令中美兩國過去幾年的關係越趨緊張,加上今年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Inc.)的會計做假醜聞,令特朗普政府加快法案的通過。雖然法案表面上只涉及有關上市公司的披露、透明度和問責制度,以保障投資者的利益與市場秩序,但這不難想像一系列的措施是沖著中國而來,將所謂的監管政治化。

 

現在,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和通過預托證券買賣的上市公司超過二百多間,科技企業佔據了半壁江山,而總市值超過一兆美元,法案通過後,是否會影響中國企業在海外募集資金的管道,或者是美國投資者將失去投資這個快速增長的中國市場機會?

 

香港證監會早期對同股不同權的上市結構加以限制,令很多中國的高科技企業和初創公司選擇在美國上市。隨著近年香港修改和優化上市規則,很多內地企業把香港作為集資上市的首選。目前,在中概股的“信任危機”之下,中國企業赴美IPO的成本和難度也越來越大,使一些新型及創新產業的公司,或者暫時還沒有產生利潤的生物技術公司考慮選擇香港作為上市的第一選擇。

 

很多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憂慮如果不在美國上市,他們的股票流通量和估值可能會偏低。而香港作為全球第三大股票交易市場和集資中心,法制完善,估值和流通量對這些公司來講,可能已不是一個障礙。如果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因法案的實施而不能符合美國的上市要求,被迫離開;加上美中之間的不明朗關係,美國可能會利用該法案加大對在美上市中國企業的限制,設置層層障礙,這將對希望留美的中資企業產生影響。而香港作為全球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只要這些公司也合乎香港上市要求,香港將是這些企業回歸上市的不二之選。而目前在香港已有第二上市地位的一些科技企業巨頭,如阿裏巴巴和京東等,如選擇完全撤離美國到香港掛牌,香港作為這些巨頭的第一上市市場也非常有利,因為這些公司有很大可能性會納入港股通股份的名單,吸引國內投資者投資在這些高增長的科技企業上。有些人認為中國企業如果不到美國上市,是否會削弱他們在國際市場的集資能力,我認為不會;相反,這些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話,其實比在美國上市會有更多優勢。

 

如果中國企業退出美國,改為在香港上市,對美國的機構投資者或基金經理投資這些公司的影響基本不大;美國的散戶投資者如希望投資這些高增長的中國公司,他們也可以通過在美國的大型經紀行開立全球帳戶或通過投資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和互惠基金來投資這些在香港上市的中國企業。

 

現在雖然還有很多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尚未決定去留,包括現在美國非常火熱的電動汽車股,蔚來汽車(NIO)、理想汽車(LI)和小鵬汽車(XPEV)等,如果他們選擇到香港上市,相信其估值和受歡迎程度並不亞於一些其他同類型的美國公司。因為很多國內投資者更願意為在香港上市的公司,特別中國的高科技企業,支付高於美國上市同行的估值。


淩旭輝先生

安山集團首席戰略總監

淩先生曾於多間國際機構包括安邦保險、友邦保險、香港交易所、雲頂香港、富達投資、瑞士信貸以及法國巴黎銀行等擔任多個重要職位。


图片1.png


安山集團是一家快速增長的環球投資公司致力為世界各地的高淨值客戶提供個人理財規劃。集團創立的核心量化交易系統表現出眾,目前集團附屬及關連公司管理資產規模超過1,000,000,000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