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山研報

這份“過時”的美聯儲會議紀要中暗藏重要信息

2019/07/16    |     52    |     作者:

美聯儲淩晨發布的7月FOMC會議紀要顯示,投票支持政策行動的成員尋求讓總體政策姿態處於更有利的位置,以幫助抵消全球經濟增長疲軟的前景和政策不確定性的影響,防範這些因素帶來進壹步的下行風險,並促進通貨膨脹更快回歸2%的目標。

美聯儲當次會議進行了2008年以來的首次降息,此舉被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稱為“周期中”調整。會議紀要稱降息25個基點是2018年末開始的政策路徑“持續重新評估”的壹部分。

會議紀要稱,與會者普遍認為,在確定聯邦基金利率未來目標區間方面保持選擇權非常重要,表明FOMC並未將此次降息視為較長降息周期的壹部分。 

美聯儲用三個要點強調了降息的理由,包括經濟減速、風險管理考量和通脹過低。會議紀要顯示,與會者指出不確定性仍將是前景展望的持續逆風。

FOMC與會者表示,他們仍然認為美國經濟持續擴張、勞動力市場強勁以及接近目標的通脹是最可能的結果。

7月降息25個基點在委員會中頗有爭議,波士頓聯儲主席Eric Rosengren和堪薩斯城聯儲主席Esther George支持利率不變,是鮑威爾2018年2月掌舵美聯儲以來首次出現兩人異議。會議紀要顯示,“兩位”與會者希望降息50個基點。

這本是壹份有點“過時”的紀要,但零對沖卻有了新的發現。

金融博客零對沖撰文稱,美聯儲會議紀要中提及“資產購買”不少於6次,美聯儲明確表明,在標普500指數低於歷史高位不到5%的時候,FOMC就已經在考慮下壹輪QE了。 

多位委員表示,美聯儲過去十年本可以更激進地使用QE,並且,幾名委員認為,僅僅因為之前實施過QE,現在的他們就是這方面的專家,未來任何QE都將是小打小鬧。

而美聯儲為何要轉向QE?這是因為其它央行都在這麽做!

此外紀要中還不下15次地提及有效下限(Effective Lower Bound),有效下限是負利率政策的核心代號;由此可見特朗普應該繼續維持其對鮑威爾的高壓政策,因為這看起來似乎已經在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