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山研報

直擊巴菲特股東大會,6個小時10大看點最新出爐!

2019/05/10    |     68    |     作者:

2019年5月5日淩晨4點半,巴菲特股東大會正式落幕。
將近89歲的巴菲特和95歲的老搭檔芒格再次上臺,在長達6個小時的大會中,以幽默風趣的語言細心回答了來自全場五萬投資者的50多個提問,其中包括了大家最為關心的海外市場投資、蘋果&亞馬遜的科技股持倉以及接班人問題。
諾亞研究工作坊今晨第壹時間為您帶來現場的十大精彩看點,滿滿幹貨不容錯過。

1、關於蘋果
很滿意蘋果是伯克希爾的第壹大持倉
按照伯克希爾最新披露的年報數據顯示,蘋果依舊是巴菲特按照市值計算最大的持倉股,所持股份市值接近400億美元;第2-5位依次是美國銀行(226億美元)、富國銀行(207億美元)、可口可樂(189.4億美元)、美國運通(144.5億美元)。
巴菲特表示,很滿意蘋果是伯克希爾的最大科技股持倉,但不好的壹點是蘋果股價太貴了,希望更便宜壹點就能買到更多。巴菲特也支持蘋果的股票回購計劃,而且蘋果自身是很好的業務。
芒格補充說道,蘋果是非常好的消費品品牌,他的家人最喜歡蘋果設備,最後壹個放棄的東西才是蘋果,而伯克希爾在投資蘋果上的勝利可能彌補錯過谷歌的影響。

2、關於中國
中國是個大市場,而我們喜歡大市場
有人問及巴菲特如何看待中國金融業擴大開放,以及是否未來在中國投資新業務?
巴菲特表示,中國是個大市場,我們喜歡大市場。在沒有中國新的擴大開放政策時,我們就已經在接觸中國了。伯克希爾已經在中國做了很多,但是沒有做足夠,未來15年內也許會做壹些大的部署。
芒格表示,整體來說局勢在好轉,中美兩國相處融洽很重要,如果不能相處融洽其實很愚蠢。
值得留意的是,就在股東大會的前壹天,巴菲特、芒格與股東和媒體們進行交流時,巴菲特表示,“我們已經在考慮中國的投資機會,但具體會投資哪些公司,我可不會告訴妳。”
巴菲特透露,其在中國市場的選股標準:只有凈資產收益率不低於20%而且能穩定增長的企業才能進入其研究範疇。

3、關於繼承人
Ajit Jain、Greg Abel親自回答股東提問
誰來接班巴菲特?這個問題壹直是每年伯克希爾股東會的熱門話題。對於這個問題,巴菲特今年再度選擇回避。
上月,巴菲特向金融時報表示,他沒有任何退休的計劃。他預計,即使自己不再領導伯克希爾,公司也能繼續欣欣向榮。
不過在大會現場還是有人問及,是否考慮邀請伯克希爾兩位年輕的副董事長Ajit Jain和Greg Abel和兩位投資經理也來上臺主持股東大會?巴菲特表示,這是個好主意。我們可以討論,因為他和芒格兩個人主持的形式不可能壹直持續下去。
事實上,今年的股東大會上,Greg Abel和Ajit Jain被安排坐在前排,那裏準備了麥克風,可以回答任何問題。而且,就在巴菲特的點名下,Jain和Abel也在現場親子回答了投資者的部分問題。去年,Abel和Jain獲得升職,Abel主管伯克希爾非保險業務,而Jain負責保險相關業務。
《華爾街日報》指出,兩位新提拔的副董事長都可能接班巴菲特的董事長壹職,此前兩位很少公開發言,今日回答提問是很重要的事件。
Ajit Jain在現場回答保險業務相關問題。
Greg Abel在現場回答有關能源投資方面的問題。


4、1120億巨額現金如何使用?
好公司的股票價格已經高上了天
截止2018年年底,伯克希爾仍然手握112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其他現金等價物,盡管彈藥充足,但巴菲特獵取大象的道路並不順利。
巴菲特表示,盡管伯克希爾希望開啟大手筆的並購,但好公司的股票價格已經高上了天。另壹方面,巴菲特在去年表示如果沒有好的價值標的,將會不時回購自己的股票,這些回購對於股東來說將會是非常有利的。
然而,去年第四季度,伯克希爾僅僅回購了大約4.18億美元的股票,遠遠低於華爾街20億美元的預期。為什麽不回購更多?
巴菲特給出了明確的答復:現金持有量多少並不會決定伯克希爾的股票回購規模,如果我們的股票低於內在價值,我們將毫不猶豫地拿出1000億美元進行回購。

5、關於科技股
投資蘋果、亞馬遜,不代表投資邏輯改變。除了蘋果,伯克希爾已經開始買入另壹家科技巨頭亞馬遜的股票。
有人提問,是否代表未來20年伯克希爾的投資哲學將從價值投資轉向?因為投資亞馬遜並不像是“別人貪婪時我恐懼”的做法。
巴菲特表示,上個季度伯克希爾兩位投資經理中有壹人買入了亞馬遜,但仍秉承了價值投資的理念。價值投資中的“價值”並不是絕對的低市盈率,而是綜合考慮買入股票的各項指標,例如是否是投資者理解的業務、未來的發展潛力、現有的營收/市場份額/有形資產/現金持有/市場競爭等。
芒格補充稱,他與巴菲特都不是最有靈活性的人,也有些後悔沒有抓住極端發展的互聯網趨勢。因此他不介意投資亞馬遜,之前他和巴菲特沒有更好地識別並投資谷歌,已經很遺憾。

6、關於比特幣
數字貨幣的價值和衣服上的扣子差不多
在過去多次發言中,巴菲特表示了對數字貨幣的厭惡。今年巴老毫無意外地再次表明了他的堅定立場。去年巴菲特曾說比特幣等數字貨幣是“老鼠藥”,會迎來不好的結局。今年巴菲特仍沒有改變想法,認為數字貨幣的價值跟自己夾克衫上的壹個扣子差不多價錢。
巴老表示:
比特幣是壹個賭博的東西,有很多欺詐與之有關。它沒有產生任何價值,什麽也做不了,就在那裏。這就像貝殼之類的東西,對我來說不是投資。
比特幣投機活動讓我看到人們在拉斯維加斯賭博的感覺。這兩件事都是讓人們在知道自己可能會輸的時候進行投機,並在這樣的世界裏賺錢充滿信心。

7、關於GEICO
保險業務是伯克希爾中最值錢的
巴菲特在股東大會表示,保險業務給了公司提供了很多保險浮存金,大約有1200多億美元,這是有長期性的,有上下起伏可能。這塊業務在伯克希爾中是最值錢的,對保險業務非常滿意。
對於伯克希爾非常規保險業務是否令公司本身在極端災難中承受太大風險的提問,巴菲特表示,也許在他去世後的某個時間,就跟金融市場會偶爾發生的壹樣,壹些壞事發生並影響了保險市場,但他認為伯克希爾的非常規保險也許是大家最後想要尋求的幫助。

8、關於能力圈
遠離看不懂的事情,但可以雇人來做
雖然巴菲特曾多次表示對科技股不感冒,但近年來我們看到,伯克希爾對科技股的投資確實有所加碼。
在昨日現場,壹個9歲的小朋友提問,目前很多全球領先的公司都是科技公司,產生了很多有力平臺,例如美國的亞馬遜、谷歌、Facebook和亞馬遜,以及中國的阿裏巴巴和騰訊。這些企業都有寬廣的護城河、強勁的品牌和有實力的企業家領導。伯克希爾是否應該多投資壹點領先的科技平臺公司?
芒格稱,他的答案是“也許吧”(maybe)。巴菲特表示,我們喜歡護城河,喜歡占據市場主導地位的公司,如果科技公司確實能建立護城河的話,會非常有價值。但我們還是不會自己來投資看不明白的科技股,會雇傭投資經理來投資,因為他們更熟悉這壹領域。
巴菲特稱,伯克希爾的投資原則沒有變化,有些公司已經喪失了護城河,有的公司未來會很有前景,我們會持續辨別這些有強勁護城河的公司,會拓展公司的信心圈(circle of confidence),但也會待在自己的能力圈了。盡管這有時候會犯錯誤,但我和芒格不會冒然進入壹個新領域,僅僅因為別人告訴我們要這麽做。我們可能會雇傭10個完全專註於新領域的人來投資。

9、關於5G
世界正在巨變,但競爭是好事

活動現場壹位來自中國上海的投資人向巴菲特提出挑戰:“5G(第五代通信技術)時代的到來之後,伯克希爾的核心業務能力是否會遭到挑戰?”
巴菲特回答,近年來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影響了伯克希爾的很多業務。
巴菲特說,他們歡迎變革,他們希望保持領先地位,但有時他們會錯。這是對變革如何滲透到伯克希爾整個帝國的直率回應。
被問及有關5G可能如何改變伯克希爾業務的競爭護城河時,巴菲特表示,“世界將發生戲劇性的變化,其中壹些變化傷害了我們。但我們確實進行了調整,總體而言,我們擁有壹批非常優秀的企業。”他說,壹些企業可能會被“摧毀”,但競爭是件好事。
巴菲特隨後讓芒格進行補充。不過,芒格說,雖然他也不太清楚5G,但他知道很多中國的事情。伯克希爾也買過壹些中國的東西,並認為該公司還將購買更多。

10、關於指數基金
不會在市場高點進行大規模投資
巴菲特以建議投資者投資指數基金而聞名,現場有人提問,在找到下壹個合適的投資目標之前,為什麽不把伯克希爾的巨額資金投入到指數基金之中?
對此,巴菲特表示,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
“如果把資金都投資指數基金,會讓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場的沖擊,變得不夠靈活。”
巴菲特稱,如果我們在2006-2007年做這類事情,那麽就不會有2008-2009年的大動作了。都投資指數基金會讓公司更容易受到股票市場的沖擊,變得不夠靈活,這在未來可能也是適用的。
芒格稱,對於持有大量現金這點,我們做的顯得更保守,這樣做是合適的。伯克希爾不會犯哈佛基金那樣的錯誤,在市場高點的時候進行大規模投資。